破解“入园难”“入园贵”,出路在哪里?
  “我平常对学前教育了解不深。为了参与这次会,我除了学习相关文件、了解调研状况,还专门向家里有小孩儿的搭档询问了一些状况,又去网上搜了搜有关内容。这样下来发现问题还真不少啊!”8月26日下午,在全国政协十三届常委会第八次会议第二专题小组讨论上,全国政协常委吴昌德的“开场白”让我们会心一笑。  吴昌德向我们列举了他“收集”到的一些问题,比方不同类型幼儿园收费不同很大,有些幼儿园收费达到了一年20万元之多;还有的幼儿园培养目标不尽合理,在科学规范学前教育内容方面有许多缺失等等。  吴昌德所说的问题,正是第二专题聚集的内容———进一步缓解入园难入园贵,更好满意人民群众“幼有所育”期盼。  一般来说,入园难,指的是公办幼儿园,由于数量太少;入园贵,指的是民办幼儿园。吴昌德以为,无论是公办园仍是民办园,假如没有政府财务支撑,很难做到收费不高,所以主张政府把学前教育归入公共财务,加大学前教育在教育经费上的投入份额。他还主张,要大力扶持普惠性幼儿园,在收费规范上实施动态调整,对那些收费贵得离谱的采纳办法加以约束。“不能把幼儿园搞成市场化、产业化,也不能过度商业化、逐利化。”吴昌德说。  来自北京市北海幼儿园的全国政协委员柳茹本年5月参与了该专题的相关调研。柳茹说,学前教育越是规划迅速开展的时期,越应该着重质量的重要性。  “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”,柳茹以为,学前教育质量的进步需求幼儿教师具有研讨幼儿、研讨教育的才能,这就需求有教研人员作为后台供应支撑。为此,她主张要加强各地教研员部队的建造,教研员深化辅导各类型幼儿园的整体教师,从而推动各类型幼儿园教育质量的进步。“假如各类型幼儿园都能不断进步质量,那么扎堆儿上公立园的现象就会缓解了。”  全国政协委员管培俊则重视到了底层区域的幼儿教师状况。他在调研中注意到,许多乡村幼儿园大多是暂时人员,有的是从中小学分配过来的幼教教师,缺少幼师专业训练,“幼儿园小学化”倾向难以避免,还有的长时间缺编运转,这些问题都影响了幼儿园的质量。  管培俊呼吁,主张国家赶快出台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最低规范,严厉依照编制规范核定幼儿园编制,配齐教师和保育员。地方可结合实际状况,但不能低于国家规范。他还主张,要依法保证和进步幼儿教师位置待遇,关于乡村艰苦边远区域长时间任教的幼儿教师,在职务岗位和薪酬等方面实施倾斜方针,给予专项补助。民办幼儿园要给教师们多渠道添加学前教育资源供应,民办幼儿园在教师训练、职称评定、资历确定、赞誉奖赏等方面要与公办幼儿园位置同等。  在委员们讲话之后,来自教育部、中编办的有关负责同志及时作出了回应,并介绍了下一步幼教工作的开展动态:在处理教师编制问题上,教育部下一步将催促地方政府把非在编归入财务预算,中编办也将加大力度保证学前教育教师编制,相关方针正在拟定中……  听完部委回应,掌声在会场上响了起来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